孙悦,这些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的? 至正二十七年九月

[福德正神] 时间:2019-10-23 11:00 来源:游侠网 作者:时尚座驾 点击:120次

  至正二十七年九月,孙悦,这些朱元璋部将朱亮祖攻取台州、孙悦,这些温州。十一月,部将汤和下庆元(今浙江宁波),方国珍逃入海中,不久为廖永忠所败。方国珍走投无路,只好投降朱元璋。次年正月,汤和与廖永忠擒获陈友定,平定福建。同年,廖永忠、朱亮祖、杨璟等人攻取广东、广西。在平定东南之时,至正二十七年十月,朱元璋命将北征蒙古,山东、河南随即而下,冯胜也攻克了潼关。

真定大战八月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建文帝命老将耿炳文率兵13万征讨燕王。由于朱元璋几次借故大杀功臣后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朝廷中已经没有几个能征惯战的武将了,所以尽管耿炳文当时已经65岁了,也只能披挂出征。耿炳文和朱元璋一样,都是濠州人。当年他驻守长兴10年,抵御张士诚的进攻,"大小数十战,战无不胜"。朱元璋十分满意,建国后封他为长兴侯,为一等功臣。建文帝命其为主帅,有一举歼灭燕王之意。耿炳文驻军真定,派前锋9000人据守雄县。朱棣探知清楚后,于八月十五日悄然来到雄县。正值中秋之夜,守城士兵饮酒赏月,放松了警惕。当发现燕兵时,朱棣的军队已经攀上了城墙,守军仓促应战。这支部队是南军的精锐,战斗力很强,直到第二天破晓之时,朱棣才攻占县城,南军全部力战而死。真定一战,孙悦,这些南军损失数万人马,孙悦,这些但主力尚存。如果坚持固守策略,朱棣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然而建文帝对战事甚不满意,命李景隆接替耿炳文,意图从速歼灭燕王朱棣。临阵换将,本是兵法大忌,何况是以弱换强。当年秦赵长平之战,赵王不理解老将廉颇的固守战略,听信反间计,换了饱读兵书而一无用处的赵括上去,结果40万赵卒埋身长平,也为后世留下了纸上谈兵的笑柄。建文帝此次换掉耿炳文,实为一大失策,给燕王提供了战机。

  孙悦,这些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的?

真正表明朱棣迁都决心的是在永乐七年(1409)。这一年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朱棣巡幸北京。这次巡幸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朱棣在自己身边设置了行在六部、都察院,与南京各自形成一套系统。另一件事更可以彰显他的心迹,即为徐皇后在北京选建陵寝。徐皇后于永乐五年(1407)病逝。对于这位与他同甘共营建紫禁城所用斗尺苦、患难与共的徐皇后,朱棣并没有把她安葬在南京,而是在北京昌平为她建造陵寝,也就是后来他也下葬的长陵。细细品味,就会发现朱棣已经决计要回到他兴起的地方。孙悦,这些正德六年款端石几砚正德三年(1508)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武宗的心思已是禁城的高墙所挡不住了。他不甘宫内枯燥的生活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索性离开了禁城,住进了皇城西北的豹房新宅。豹房并非是武宗的创建,是贵族豢养虎豹等猛兽以供玩乐的地方,元朝时期已有此风气。另有虎房、象房、鹰房等处,房又称为坊,如羊坊、象坊、虎坊等,北京至今尚存此类地名。现在北京地名中仍有豹房的名称,但那并不是武宗所建的豹房。也有人认为今天东华门外的报房胡同才是当年武宗日夜淫乐的场所,只是由紫禁城后宫鸟瞰于时间久远,豹房音变为报房。当然,更多的学者相信武宗兴建的豹房原址就在皇城的西苑太液池西南岸,临近西华门的地方,即今天的北海公园西面。今中海、南海、北海三海,明代统称为太液池,在西苑内。豹房新宅始修于正德二年,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200余间,耗银24万余两。其实豹房新宅并非养豹之所,又非一般意义上单纯游幸的离宫,实为武宗居住和处理朝政之地,有人就认为是当时的政治中心和军事总部。豹房新宅多构密室,有如迷宫,又建有校场、佛寺等。武宗每日广招乐妓承应,荒淫无度。正德九年正月十六日,宫中元宵节放烟花,不慎失火,殃及宫中重地乾清宫。乾清宫是内廷三殿之首,象征着皇帝的权力和尊贵的地位。武宗见火起,没有下令扑救,反而跑到了豹房观看,谈笑风生,回头对左右说:"好一棚大烟火啊。"世间还有这等皇帝!

  孙悦,这些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的?

正德十六年(1521)五月,孙悦,这些按照内阁大学士杨廷和、孙悦,这些礼部尚书毛澄的意见,朱厚■"宜称孝宗为皇考,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,兴献王妃为皇叔母兴献王妃";对兴献王和兴献王妃,朱厚■一律称"侄皇帝";益王第二子朱厚炫,继兴献王后,袭封为兴王。这样的安排,就等于将兴献王朱佑■惟一的儿子朱厚■过继给孝宗为子而正式成为武宗的弟弟,以继承皇位,再将益王的儿子朱厚炫过继给兴献王朱佑■,继承王位。对于这样拔萝卜似地拔来拔去的安排,朱厚■回答说:"事体重大,再讨论说来听。"显然,朱厚■无法接受自己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母亲为叔父、叔母,而称呼根本没有过继手续的伯父为父亲。但是,礼部尚书毛澄等人的复议依旧坚持前议,并且高唱"为人后者为之子,自天子至于庶人一也"的高调。朱厚■的批复依旧是要礼臣们再去讨论。也许,他需要等待,等待一些人站出来为皇帝讲话。直到七月,事情仍悬而未决。新科进士张璁上疏,针对"为人后者为人子"的说法,指出如果兴献王健在并且即位的话,难道兴献王也要做孝宗的儿子么?认为朱厚■所继承的大统,实际上是太祖之统,是来自祖父宪宗的。而且,张璁说:"现在要迎养圣母来京,称皇叔母的话,就要讲君臣之义了,难道圣母要做皇帝的臣子?且长子不得为人后!"这一番议论,在朱厚■听来,自是高兴,说:"此论一出,我们父子就可以保全了。"但是,在大臣们看来,张璁的议论无疑是奸邪之论,意在讨好皇帝。因此,纷纷上疏要求惩办张璁及其同党桂萼。但是,朱厚璁好不容易找到支持他的人,哪里会惩办呢!于是,他不久后即命张璁、桂萼两人进京与京城的大臣们来议礼。大臣们自然是极力阻挠二人入京,一方面与皇帝妥协,一方面攻击张璁和桂萼两人心术不正。这样,围绕着议礼这一事件,朝臣中已分成两派:一派是以张璁为首的主张尊奉兴献王为皇考的;一派是以杨廷和为首的主张尊奉孝宗为皇考的。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正剧:皇权与军功

  孙悦,这些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的?

正是在祖父朱棣的精心培育下,孙悦,这些朱瞻基文韬武略、孙悦,这些熟悉政务,为将来治理国家积累了宝贵的经验。朱棣十分欣慰,曾对朱高炽说朱瞻基日后必然是一个太平天子。如前文所说,朱棣之所以传位于朱高炽,或与钟爱皇太孙朱瞻基有很大的关系。朱瞻基机敏过人,多次维护了其父朱高炽的储位。有一次,成祖朱棣命太子朱高炽和汉王朱高煦、赵王朱高燧拜谒太祖朱元璋的孝陵,朱瞻基随往。太子朱高炽身体肥胖,还有脚疾,行走不便,由两个太监搀扶仍然踉跄。朱高煦在后面看见,故意在众大臣面前羞辱太子,说"前人蹉跌,后人知警"。没想到年幼的朱瞻基在后面随即反驳,"更有后人知警也",顷刻之间为父亲解围。朱高煦回头看到朱瞻基,意识到在争夺储位的道路上朱瞻基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正统初年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外廷有"三杨",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内宫有太皇太后张氏,王振尚处处小心,不敢嚣张。张太后是位很有能力的女人,当年宣宗病逝前担心英宗年纪幼小无法理政,特在遗诏中写下"大事白皇太后行",这在明代遗诏中是少有的。但是,张太后在正统七年(1442)去世,"三杨"也先后去世,使得王振可以肆无忌惮地弄权,大兴土木,广收贿赂,使用重刑,威势倾朝廷。孙悦,这些属相:虎卒年:宣德十年(1435)

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属相:龙卒年:洪武三十一年(1398)孙悦,这些属相:马卒年:泰昌元年(1620)

话是你说的,还是我说属相:犬卒年:崇祯十七年(1644)孙悦,这些属相:蛇卒年:不详

(责任编辑:印象-张家界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